70岁生日快乐!这是哥大人与祖国的故事

情感生活 2019-10-10 15:45121狼盛资讯网
70岁生日快乐!这是哥大人与祖国的故事 编者按

“留洋万里,祖国即家。”

在新中国七十华诞到来之际,

七位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校友,

与我们分享了他们和祖国的故事。

从载人航天到北京奥运,

从家国情怀到华夏文化,

他们是祖国变迁的见证者,

也是祖国发展的参与者。

 

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升旗仪式歌声响起,眼泪在毫无征兆之下夺眶而出。

哥大本科中国人少,身边朋友大多是ABC、海外华裔。在他们眼里中国的变化更像是个陌生的神话,似乎跟自己有关,似乎又跟自己无关。而对我而言,虽然10岁就移居海外,但一直相信中国必将重登舞台影响世界,而自己未来定会回国添砖加瓦。

从深入学习东亚文化课程,到组建非盈利组织与清北学生会交流,到参观考察中国杰出的科技企业,哥大的四年间我最迫不及待的,就是能回到祖国一展身手。

如今,回国5年,我也终于成为了为社会创造价值而努力的一员。感谢每天都在变的更好的祖国,感谢这个人人皆有可能实现中国梦的时代。

 —— 朱英楠,哥伦比亚学院12届

 

今年是我在哥大读书的第四年。这几年来,每届哥大春晚我都去看了,可当大家齐聚一堂喜迎春节时,我却没有凝聚在当下的氛围中,思绪都飘回了家乡那小小的客厅里,老妈端着刚煮好的饺子,老爸摆弄着一盘盘菜,姐姐和我洗着水果。画面是那么清晰,又那么模糊。一瞬间,泪水模糊了视线,笼罩了双眼,我感受到的却是异样的幸福。

在海外能看到更大的世界,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让我们在对比之下发现,正是因为祖国强大,才有我们小家的幸福。中学课本每天重复的和平、繁荣、稳定,也在此时变得深刻。

作为一名在美留学生,虽然对祖国的思念使我时常感到孤独,但这也是我动力的来源。我也加入了哥大中国学联,希望为服务中国学生学者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正是心中深藏着对家的思念,我们才有动力学习好、生活好,早日回到家国的怀抱。

—— 吴晓龙,工程学院博士二年级

 

还记得03年10月中国首次载人航天,杨利伟完成壮举。那两天美国的媒体纷纷以显著版面报道,感叹中国的实力。我走在街上,恨不得下巴都上扬90度。好几个美国朋友聊天时都谈到此事,“Congratulations to China!”于是乎,“Yes, it's a big step. But we still have a long way to go.”这样的话我一天要重复多次,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90年代刚到美国那会儿,也许中国留学生还不多,经济条件也不比现在,时不时和人初次见面会被问到:“Are you from Japan?”我就像触电般地回答:“No, no. I'm from China.”不免心生莫名。十多年后,周围再听不到这样的提问了,终于释怀,遂当作趣闻。

留洋万里,祖国即家。那种血脉相连的潜意识,渗透于每个细胞。70年的伟大历程,是奇迹,更是历史潮流。真好!

 —— John Hu,文理研究生院01届

 

在学校时,喜欢去哥大的东亚图书馆看书。东亚图书馆时时处理书籍,有一次看到一本任继愈著的《汉唐佛教思想论文集》,人民出版社1973年4月第2版。任继愈是中国研究佛学的大家,后来长期担任国家图书馆馆长,当时很喜欢这本书便立刻买下。发了一条朋友圈,配上书的照片:“带你回家”。

在纽约时学习忙碌,还是看完了半本,回国后却到现在也未能读完。时时会想起在东亚图书馆读书的日子,在遥远的地方读祖国的历史文化,更加能够感受到华夏文明的悠久伟大、生生不息。

也喜欢去大都会博物馆,正赶上中国馆展出著名的《照夜白图》。《照夜白图》是唐代著名画师韩干所画的御马,唐玄宗的坐骑照夜白,现存于世只有两幅,另一幅《牧马图》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照夜白图》上有中国历代名人十七处题跋,宋徽宗瘦金体题“韩干真迹  丁亥御笔”,南唐后主李煜题“韩干画照夜白”。《照夜白图》于民国时期被从恭亲王府卖出,与1977年进入大都会博物馆。

看《照夜白图》看得目瞪口呆又怅然若失。也许照夜白们已经承担起国际文化交流的使命,无法再回到祖国,那么请中国学子们多去看看它们,将一样的语言,分享一样的历史,让它们和我们都不再孤单。

 —— 林楠,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15届

 

2010年,祖国刚过60华诞,我回国创立RSAA中国团队;如今已近70华诞之时,我们在中国的建筑实践也已近十个年头。

在美国实践多年后,初涉中国市场,我们遇到的是一面倒式的设计拿来主义,作为一个以德国合伙人为主体的公司,我们反复被业主邀请做“原汁原味”的德式设计。然而我们意识到:建筑设计作为还原人的生活体验的重要一环,任何的拿来主义都是有其地域与时代局限的;也许那个时候,这个国家的受众还不够有经验和自信去找寻属于自己的原生设计,但随着迭代的加快,业态的进步,认知的升级,属于中国当代人的生活方式和意识状态的空间体验,才会被这个社会普遍认可和广泛接受。于是我们对自己的实践进行不断的在地化思考与迭代,试图通过中国当代人群的视角出发,去解读我们的命题与使命。

10年,从当时租用的两个工位两台电脑到现在一系列作品在业内获得广泛的认可;我和我团队的成长史,从侧面也反映了中国在建筑设计行业这十年的变迁与进步。

—— 庄子玉,建筑、规划与保护研究生院07届

 

作为一个中国人,一名中国记者,在哥大新闻学院读书是一种复杂而微妙的体验。如果说哪一个领域中西方文化差异最明显,可能媒体新闻行业能排进前三。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新闻学院的中国学生很少,其中少之又少的中国学生愿意回国发展。

我曾面对过很多诱惑,也有其他行业一些高薪待遇,为何坚持选择回国继续做记者?曾和一个做过纽约时报驻华记者的哥大教授聊起,他感慨:中国真的是一个充满新闻的国家,到处都是有意思的选题。“最骄傲的几个作品都是在做驻华记者时写的。”

我也常常想起毕业前和导师、普利策奖得主James B. Stewart的一席长谈,他对我说:“你要有信心,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经济发达之后,人民对新闻文化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你是全球最高等学府的优秀毕业生,也是我的学生。你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在新闻行业有所作为,如果中国未来能有记者拿普利策奖,我希望是你。”

对我来说,新闻理想不是跳板,而是一辈子的事业,我会为成为一名出色的中国记者奋斗到底。

 —— 易典,新闻学院18届

 

早上开始构思文稿时,我结束出差刚回到深圳家里。

那是两年内第三次造访大马士革,作为联合国专家参与教育应对与规划。不知不觉,这已经是与叙利亚教育结缘的第5个年头。这次是教育发展大会。我发现,叙教育部部长办公室主任是华东师范大学在读博士,他向他的同胞介绍了上海的教育;体育教育的负责人,努力用中文告诉我,他是1997年在北京拿的学位;更多的学者与官员,抓住翻译提问,想了解更多的中国教育经验;还有人省去语言,拿出手机拉着我回放在中国参与学习班时的照片。

离开前,我跟一个联合国同事说:“你干得很好,有目共睹。“她给了我一个拥抱,“谢谢你,我太需要这个鼓励,让我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她今年刚海归,从世界银行美国办公室回到了儿基会叙利亚办公室。

早上回到小区,已是红旗飘飘;进到家门,小朋友们喝完豆奶正准备上学。一切平常,值得珍惜。愿世界每个角落,都能享受这种平常。愿每个正为自己国家努力的人(不仅仅是中国人),都能分享祖国的尊严与荣光。

—— 尧浩根,教育研究生院16届

*本文图片来源:Pixabay、新华社、RSAA/Büro Ziyu Zhuang、Columbia University

上一篇:电子烟创业越热,监管会来得越严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5-2019 狼盛资讯网 SiteMapXML|SiteMap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