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史迹-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陈见人见事见精

社会资讯 2019-10-10 15:4776狼盛资讯网
红色史迹|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陈见人见事见精神,更见初心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澎湃新闻通过寻访与对话各地革命历史博物馆,寻找70年来的“红色史迹”,梳理博物馆的历史沿革和红色文物收藏,回望七十年前新中国成立前夕中国大地的风云际变。

说起井冈山,则不能不提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这是每一位到井冈山参观者的必去之地。这一博物馆是1958年由国家文物局倡议兴建,195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0周年竣工开放的献礼工程,也是我国第一个地方性革命史类博物馆,当年由毛泽东主席审阅陈列大纲,朱德委员长题写馆标。走过一个甲子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经过了哪些变化?澎湃新闻前不久与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研究馆员、革命历史博物馆管理办公室主任饶道良进行了对话。他说,“我们的展陈就是希望见人、见事、见物,更见精神,希望让观众看得到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简陋的展厅每天吸引参观者八万人,到八九十年代的每日数千人次,再到改建后展馆面积扩大十倍,现代化的展陈方式与平均每天正常万人的参观人数,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走过的路也见证着共和国的发展,而其中的陈列展出更让每一参观者真正受到触动与感动,感动于一种当年井冈山人为了国家与民族复兴的初心。

2019年,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大门

1970年代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旧影

井冈山毛泽东旧居

澎湃新闻:饶主任你好,你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工作三十年,可以说你见证了这座著名博物馆的成长与巨大影响。你是1989年大学毕业分配到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的,当时是怎样的印象?

饶道良:我1989年毕业后一直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工作,今年2019年,刚好三十年。一开始这个博物馆确实规模不大,作为一个地方小馆,它的面积大概在两千多平米,是两层楼的一个房子,现在我们馆那个文化长廊里还能看得到老馆的照片,一个飞檐翘角的瓦盖的房子,砖木结构的。从1959年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建好之后一直没动,直到2005年才拆掉改建的。其实1959年刚开始建的时候,与其他的一些博物馆比起来还算是不错的。现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已发展到现在这样的规模,占地面积1.782公顷,总建筑面积20030平方米。我总是觉得我们这个博物馆的发展与新中国的发展是相一致的。整个博物馆60年的发展,就是我们国家60年变化的一个缩影。再比如你看一开始建博物馆的时候,在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初的时候,馆内的展示手段比较落后,陈列内容单一。到我进博物馆的时候也没改变多少,展示物只有照片、雕塑和文物为主的“老三样”,简易的陈列架上摆放着一些诸如枪、梭镖、草鞋之类的文物,墙上悬挂着用木相框装裱起来的老旧照片、油画,地上设置了少许的雕塑和沙盘,整个陈列室看起来十分简陋。展览陈设的物品多是随意摆放,有张桌子就可以了,像照片悬挂就是弄个铁丝、绳子挂在上面,好一点的就用玻璃稍微盖盖。讲解员讲解,一开始就这么扯着嗓子讲,到后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有了喇叭话筒,里面装有电池,很重的。

饶道良

澎湃新闻:但那个时候游客可能也很多吧?

饶道良:也不算少,特别是有一个特殊时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一天有八万人的参观量。

澎湃新闻: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特殊时期的红色圣地。

饶道良:那个时候一天八万人的参观量,晚上十一点钟才关门的,那个时候晚上下班十一点钟以后,讲解员干什么呢——扫地,那泥巴一筐一筐往外抬。那个时候是特殊时期嘛,当然时间也比较短,就那么一下。正常情况下还是比较多的,因为革命圣地、革命摇篮,大家找革命源头都是找井冈山。不但是普通观众,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元首都来,像今年五月份还有一个非洲总统来这边参观,现在他们还来井冈山,说明井冈山的影响很大的。所以当时全国各地观众,党和国家领导人,外国元首都要来这里学习,确实比较多。但是到了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又是一个洼地——U字型的一个洼地。八十年代改革开放,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对人们的思想也有着一定的冲击,大家可能一直想的是怎么发展经济,对这个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可能大家慢慢就淡了一些。我印象中是1989年参加工作,我8月份来,10月份江泽民同志就来了。他从上海调到北京工作后,9月份到延安,10月份到井冈山,他到井冈山有一段话,大意是他以总书记的身份来井冈山参观的话,对全国的革命传统教育会有一个积极影响、带动作用的。所以后来慢慢地参观人数确实越来越多。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

红军早年在井冈山的工作处之一

朱德在井冈山用过的物品(复制品)

澎湃新闻:也是重新对党的历史进行追根溯源。

饶道良:对,像我们现在说的初心在哪里,使命在哪里,得找啊,慢慢地,到现在人来得越来越多。现在每年到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参观的人,有150万人次左右,而且团体的多,都是一些培训班来组织学习的,包括青少年学生,一些党政领导,企事业单位员工,党员干部,还有部队、院校。刚刚上午我就是给福建省高校大学生、支部书记培训班上课。我跟他们讲我们找初心、使命在哪里找,从我们党的历史,从我们的革命进程中就可以找到使命和初心。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开始想到博物馆改扩建的?

饶道良:就是为了顺应爱国主义教育的需要,当时中央给的定位是未成年人教育。记得小平同志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们改革开放以来最大失误就是教育,思想教育上没有跟进,如果思想迷茫了就不行,所以现在慢慢加强这一块。我当时进馆的时候是1989年的时候也是比较落后的时候,我们所谓的声光电其实就是有一点录影放一放,灯管稍微走一走就是声光电了。到了2004年的时候中央开始考虑这个事情了,那么2004年为什么会想这个事情呢?到了新世纪之后,中国发展很快,有一段时间好像每一年的GDP增速应该是达到百分之十二三左右,快速发展。所以这个时候国家有钱了,国内发展了,我们要考虑文化事业的发展,博物馆是一个重要的阵地。我们当时讲是要把博物馆建立成为我们成年人的终身教育课堂,当时中央宣传部派人去了三个地方考察,决定把这三个地方的博物馆建设作为中共中央宣传部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的一号工程,一个是井冈山革命博物馆,一个是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一个是延安革命纪念馆。随后为了改善我们的条件,开始提改建、扩建博物馆,要整个全面的提升,包括硬件软件的提升。国家专门拨了经费,包括地方的配套有大概将近三个亿吧,2004年决定投入三个亿来建一个博物馆,延安三个亿,韶山三个亿,总共十个亿拿出来,当时要咬牙的,地方也要配套资金。当时我们本身博物馆的人也做出牺牲,拆迁了宿舍,我自己房子也拆掉了。因为我们职工住在博物馆后面,拆掉自己住的房子来建新的博物馆,大家都是有这个觉悟的,建设期间,我们带着家属在外面租房住了两三年时间,先拆,外面先安置,人住在不同的地方,家就放在一边,就这样过来的。一方面是没日没夜地干这个工程,另一方面家里人压力确实也比较大。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中反映南昌起义的雕塑与画作

当时中央是李长春同志亲自来抓这个事情,他亲自听汇报的,提出的要求是,“建这个博物馆,中央的要求是展览中要见人,见事、见物,更见精神。”怎么样通过这个人事物来表现这个精神,要花力气想的。所以我们当时在了解这个历史的同时,把握历史脉络的同时,通过这个形式表现,大家来感受精神井冈山,当时想了很多的办法。

澎湃新闻:所以在展陈规划这方面都要做工作,不光是建一个硬件建筑的问题。

饶道良:对,当时我们一边在搞工程建设,一边在征集文物,一边了解党史最新的成果。我们一边搞建设的时候,大纲就出来了,这个大纲就是展览的灵魂,通过这个大纲我们确立哪些要重点表现,哪些要通过什么重点场景来展示。

澎湃新闻:当时您觉得最大的难度在哪里?

饶道良:难度就是“怎么见精神”,因为简单摆上文物是很容易的事,那怎么让观众感受到抽象的精神就比较难了,所以我们想了很多的办法。一个是创新一些形式,包括大众、青少年学生喜闻乐见的形式,声光电的形式,所以我们在一些场景,用大型的声光电来展示,拍了一些短片,用动漫的形式,用幻影成像,再加艺术品的表现,我们想着有多种门类、多种形式、各个领域的艺术作品来体现,所以我们有国画、油画、版画,浮雕有高浮雕、浅浮雕、铜雕、石雕等等门类的都表现出来。然后我们再想了一些之前没有人搞过的形式,比如我们在版面当中用文字展示伟人的一些名言,这种形式展示出来,当时在全国我们是第一家,很多学生拿着本子在那边抄啊,这个很有意思,他们看到之后有想法有触动,他们在写作文时自然而然就把这个用上去,有些话还成为他们的座右铭。在声光电的表现方式方面,包括我们的序厅,是两块开合的屏,当时李长春同志看了很高兴,他说我们“表现文物不用文物的手法,是用现代的手法表现。”他说我们场馆建设和展览可以打90分,还留10分是为了让你们戒骄戒躁,还有进步的空间,不要骄傲。所以我们当时做的时候压力非常大,到底领导能不能肯定,我们开先河,序厅搞这么热闹,我们过去序厅要么是一幅油画,要么是一个背景、两个雕塑,要么是一排雕塑,都是这样子的,那时候一切开始也是这样搞,已经做到一半了,觉得还是不行,太老套了,于是推倒重来,这个还是要创新。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中的红军标语

澎湃新闻:确实不容易,可能也在不断地构思、反复、推倒,而且要专家研讨,党史专家研讨。

饶道良:对,我们当时的形式设计是请上海美术设计公司做的,经过多次的反复讨论之后确定了这个形式,但是领导能不能肯定,群众是不是肯定,也没底,开馆之后领导肯定了,后来群众也来参观表示肯定,这样就放下心来了,这个思路是对的。

澎湃新闻:当时的声光电和现在的声光电又不一样了,因为毕竟又十多年了。

饶道良:现在又提升了,还在提升,我们前两年搞过一次提升,包括这个屏,当时那个屏的分辨率是很低的,现在更高了,更清晰了。我们现在又有一个招标,刚刚完成,马上又做新一轮的提升,不断要改,因为科技的发展是非常快的,所以我们要不断地变化形式,你说千年不变的话,大家看了就不来了,我们要常展常新嘛,这是个关键,大家每一次来都有不同的感受。展览要常展常新,我们的讲解也要常讲常新。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中的红军军服等

澎湃新闻:说老实话,很多文物与展陈,不空洞,实在,真的是见人见物见精神。

饶道良:因为井冈山不单是博物馆,整个井冈山的氛围在这里,我想大家一进来都感受到,包括一开始进山看到一路上的红旗,那个雕塑,红军万岁,军号啊,马上回到当年那个年代,这个才达到学习教育的目的。

澎湃新闻:就是反映党的一个初心,是为人民大众谋福利,确实是艰苦奋斗做事的。

饶道良:是的,比如说我们的讲解也是变化的,我们根据时代的需要,比如说中央开展组织各种教育活动时,讲到群众路线,讲到三严三实、两学一做、牢记初心不忘使命,我们都从历史中去寻找依据。什么叫使命初心?我们从历史的事实中去提炼出来,点出来,大家就了解了,你看红军为什么牺牲,不就为了这个使命嘛,为了中华民族复兴。

澎湃新闻:这个是当时很真诚的想法。

饶道良:可以解释的,如果你用其他解释不了的,是你说他们当是为了生存来井冈山,那是解释不了那些,他们都把命留在井冈山了。他们来井冈山干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初心使命而来的。我们还通过各种辅助手段吧,让大家慢慢了解。

澎湃新闻:党史就是很鲜活的,不是思想的僵化教育。

饶道良:一种信仰,一种信念,这是共性的。你意识形态不一样,但你一定会有信仰,你干什么事情都是一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都是有信仰的。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中的工人运动陈列

澎湃新闻:是的,通过这样的形式,把“见人见事见物见精神”反映出来。饶主任,博物馆的物还是很重要的,展陈里面涉及了很多的文物,包括复制品,这个文物的搜集,革命文物的搜集,可能也有很多的复杂或者是比较困难的过程,能不能介绍一下?

饶道良:这个文物搜集是几代人努力的结果。其实1929年建馆时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了,比如当年红军留下来的一些房子给他保留下来,发现文物就保留起来,博物馆建好之后移到博物馆来了。到博物馆建好之后,我们有一个机构了就方便了,在全国各地征集。主要是在这个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范围之内找文物,也派人到别的地方,比如到北京、上海、广州,到老红军比较集中的地方找他们采访,我们最多一次是八、九个分队,各个地方去找这些老红军,请他们回忆当时的情况。把他们保存的一些东西,包括他自己用过的物品中征集过来,他们最后都无偿给了我们博物馆。有的历史还原还要靠老红军口述的材料,因为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毕竟是展示井冈山斗争历史比较集中的一个馆,周边很多县市也支持我们,就这样慢慢积累了很多革命文物。到现在发现有了线索还去找,比如发现这个是当年红军造币厂的一个遗址,已经房屋没有了,去那个地方去重新恢复遗址,挖的时候,发掘了很多文物,所以还是要做有心人,找线索。有一些井冈山斗争历史的亲历者,我们找到线索,马上建立长期的联系,他们的物品放在博物馆他们也放心,我们这里有很好的保存条件,可以展出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中朱德用过的茶壶

澎湃新闻:你们的文物一般都是靠捐赠或征集吧,因为与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不一样,他们是古代艺术。

饶道良:像我们基本上是社会各界支援、捐助的,我们很少花钱去买。如果你去买这个文物的话,有可能这个文物很贵的卖给你的,有可能是假的,他志愿捐的可能是真的,不图牟利啊,你说造一件革命文物是相对容易造的,把枪给你搞破一点,随便搞两下,包浆也看不出来,年代不久远,包浆不能鉴定,也不能用C14去测,测不了的。

澎湃新闻:像有一些文物,我们看到的比如朱德用过的砚台,毛主席用过的一些文房用品,那些也都是原件吗?还是复制品?

饶道良:有些是原件,有些是当年老乡保存下来的。比如说一些当地老乡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官,毛委员在我家里喝过茶,用过什么东西,他就一直留下来,红军的东西他们有的留下来。因为有一些老百姓就知道红军对他好,红军的东西他都会保存下来,他总觉得这个对他是个纪念,新中国成立之后他就马上捐到博物馆来了。

澎湃新闻:所以这里面肯定有很多感人的故事。

饶道良:比如说有一个入党誓词,是一个老党员保存下来的,1931年入党,入党之后他有一个想法,他说我宣了誓,宣了誓就不能忘记的,回到家里他就找了一个红布,做了一面党旗,党旗里面写了他入党宣誓的话,“牺牲个人、严守秘密,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服从党纪、永不叛党。”把这些话写下来。之后红军走了,长征了,共产党转入地下,这个红布被发现要杀头的,因为还有他自己的名字,入党时间地点都有,所以他当时就想着把它保存着,躲了好多地方,最后藏到家里的阁楼里,藏到瓦缝里存下来,谁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家里人都没告诉。到了1950年左右的时候,中央有一个南方老革命根据地慰问团来,很多地方都去,这位老党员看到中央来人了,共产党来了,他就想到我要给共产党的人,给了他们,他们把这面红旗带回了北京,后天被转交给中宣部,中宣部保存了9年时间,当时国家也没有博物馆,1959年建了中国革命博物馆,就是现在的国家博物馆,后来交国家博物馆保存收藏了,现在是国家一级文物。

1931年保存至今的入党誓词(复制品)

澎湃新闻:后来你们这边是把它作为一个复制品。

饶道良:后来我们又到国家博物馆把它复制下来,这个很有教育意义的。这个体现了他的初心,初心不变,这就是一种信仰。

澎湃新闻:其实像你们井冈山博物馆这样的工作人员,可能也很多这种精神也是感染你们。

饶道良:我们很多人是一辈子在博物馆干的,因为博物馆专业性比较强,如果你干两年换个地方再回来,那就不一样了,连续性非常重要,搞学术研究也是这样的。我记得有一次我参加工作刚刚不久,在电视上听到故宫博物院有一个专家讲,他说你在一个博物馆只要待二十年,你一定是个专家,但你要用心,只要用心一定会成为专家的,所以这个要靠延续性,你要不延续,心不定的话,成不了专家。我们讲研究历史是要坐冷板凳,要耐得住寂寞,耐不住寂寞是不行的。

澎湃新闻:而且你们对井冈山文物的梳理,确实是对中国的革命史或者是中国的历史,确实是意义巨大的,而且也是有成就的,对观众的影响也大。像现在每天观众有多少人?

饶道良:现在一般是每天在一万多人次,这个是很正常的一个人数。

澎湃新闻:比上海博物馆还要多,上海博物馆一般似乎也就是七八千,那是在上海市中心的博物馆。

饶道良:七千,我们就算少的了,像周末来馆参观的能达到两万人左右,我们曾经最高峰是刚刚建成开放,达到近三万人,那个时候觉得不行,这个承受不了。但我们又不能限制人数,因为人家老远来,交通不便来了不容易,你不能说今天不让人家看展览。

澎湃新闻:有没有采取预约制。

饶道良:预约有,讲解是预约的,但是参观的话,这个是一般不限制的,因为人家来了看不上也是个遗憾,我们现在每一周保证一天时间一定要做维护。

澎湃新闻:就是周一闭馆。其实整个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压力也很大的。

饶道良:压力很大,比如说这个展览的运行成本也很高,像我们的投影仪有的达到十万元一台的,因为是为了满足这个需要,它要高负荷地转,时间也长,强度也大。好在这方面国家的支持也比较大,我们总是讲跟国家的发展是相关的,你知道国家每年给我们博物馆一千八百多万的经费,我们没有其他的收入,我们是免票嘛,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的收入,都是靠国家财政。所以这个反映了国家的一个综合国力的增长,如果国家没有这个财力的话,要靠你自己养活,你就可能越搞越差了。

澎湃新闻:博物馆一直是免费的吧?

饶道良:我们从扩建好之后就免费,之前是收费的,之前不收费养活不了,国家给不起,养不起。原来国家财政也不是完全不管,少量的还要自己挣一部分,只能卖点门票。到了2007年新馆建成开放之后,我们一开始准备还要收费的,但是李长春同志来参加开馆时说你们要在免费开放方面要带个好头,让我们全民来享受改革开放的红利,改革开放的成果大家都享受,免费全部来看,大家都可以来看,但你们的经费,要运行,国家给你们补助,国家拿得出钱来。

澎湃新闻:所以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确实见证了中国经济发展,从这个细节见证了新中国七十年的巨大变化。

饶道良:通过展览的提升,设备的提高,人员素质的提高,都是国家综合国力提升的一个体现。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展厅陈列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入口处

澎湃新闻:包括也见证了从六七十年代每天观众八万人次——那可能有些狂热了,到1980年代参观人数的一个低谷,再从一个低谷到现在每天保持一万人次的参观量。

饶道良:现在就是比较正常的,大家来参观也是有序的,也能真正看到东西,你说八万人在这里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就是一种狂热嘛。现在大家能安静地一边参观一边思考,进去一个一个展厅去看,一件件文物去看。

澎湃新闻:就是平心静气地审视那一段历史,直面那些文物与手迹,无论是党员、非党员,只要是中国人,都会触动与感动的。

饶道良:信念是一样的,信仰是一样的,所以习总书记说这个初心是全国人民的初心,不单单是共产党人的,要靠全国人民一起不忘初心,一起努力,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

链接: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历史

1958年11月,国家文物局开始投资兴建井冈山革命博物馆。

1959年2月25日,朱德为井冈山革命先烈纪念塔题词:“井冈山的斗争奠定了中国人民大革命胜利的基础。在井冈山斗争中牺牲的革命烈士们永垂不朽!”

1959年4月9日,中共江西省委、省人民委员会决定成立“江西省井冈山建设委员会”,邵式平任主任,刘俊秀、黄先、汪东兴、朱继先任副主任,负责统筹规划恢复革命旧址,筹建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等各项工作。

1960年9月18日,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建设工程竣工,总建筑面积为1532平方米,总投资57599元。

195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周年之际开放,1日首次预展展出文物211件,照片114张,油画5幅,国画1幅;若干农业产品、家俱、钢铁及工艺品等。

1962年春,博物馆陈列展厅增加沙盘模型、布景箱和雕像等辅助陈列展品,3月3日—6日,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委员长、中央军委副主席朱德和夫人康克清(全国妇联副主席)重上井冈山,先后参观博物馆和各革命旧址,并亲笔题馆标。

1965年5月,毛泽东主席重上井冈山亲自审定了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的基本陈列内容大纲。

1966年12月,因受冲击,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正式闭馆。

1968年4月15日,馆标改成“毛主席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纪念馆”。

1972年1月月初,初步修改后的陈列展览正式重新对外开放,并恢复“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馆名。

2004年,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被评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先进单位”。

2005年8月,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陈展大纲修改10余次后,基本定稿;同年9月,在中央宣传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中央、国家部委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重建工程开工建设。

2006年7月18日,博物馆四层框架结构的主体工程提前32天封顶,走在全国3个“一号工程”项目的最前列,建设工程也获得了质检部门“优良工程”的评定。

2007年10月27日,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一号工程”——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正式开馆。

2008年5月,井冈山革命博物馆被评为全国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

目前该馆收藏文物30000余件,文献资料7000多份,图书7000多册,历史图片10000余张;珍藏党和国家领导人、著名书画家及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墨宝珍迹数千幅;保存毛泽东、朱德重上井冈山等影视资料片数百件。担负弘扬井冈山精神、宣传井冈山革命斗争历史、保护管理修缮井冈山革命纪念地旧居遗址的光荣职责和神圣使命。曾荣获首批全国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国家优质工程)、新中国成立60周年百项重大经典建设工程、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特别奖等荣誉称号。

?

Copyright © 2015-2019 狼盛资讯网 SiteMapXML|SiteMaphtml